方言资讯,方言论坛宣传中国多元方言文化,打造中国最大最全的方言门户网站!提供全国各地的方言文化学习,了解中国文化和各地方省市传统民风习俗及相关方言资讯。

天津市方言歇后语

八仙桌面盖井口———随方就圆。扒了老房盖大楼———小巫(屋)见(建)大巫(屋)。巴豆喂牲口———不是料儿。拜佛进了玉皇阁———找错了门儿。搬不倒坐大车———没点稳当劲儿。半夜下

天津市方言歇后语

八仙桌面盖井口———随方就圆。

扒了老房盖大楼———小巫(屋)见(建)大巫(屋)。

巴豆喂牲口———不是料儿。

拜佛进了玉皇阁———找错了门儿。

搬不倒坐大车———没点稳当劲儿。

半夜下馆———有什么算什么。

抱着元宝跳井———舍命不舍财。

北京的萝卜———心里美。

不会拉胡琴———自顾自(吱咕吱)。

C

茶壶煮元宵———肚子里有吐不出来。

苍蝇尥蹶子———小踢打。

草鞋———没号。

长元合的蜡———干碗的。

城隍出巡了———小鬼当家。

吃冰棍拉冰棍———没话(化)。

吃耗子药了———光搬家。

臭鸽子———光嘟嘟。

出南门奔西沽———转向了。

瓷公鸡铁仙鹤———一毛不拔。

吹鼓手抱公鸡———嘀嘀咕咕。

D

大殡———绕一圈。

大鼻子他爹———老鼻子啦。

大德祥改祥记———缺大德。

大姑娘坐轿———头一回。

戴恭喜帽———不大露脸。

旦旦钩戴笔帽———尖上加尖。

地葫芦不叫地葫芦———小呕(藕)儿。

电车出轨———没辙了。

电线杆上的风筝———缠上了。

电线杆上绑鸡毛———好大的胆(掸)子。

冻豆腐———没法办(拌)。

蹲在茅房不拉屎———白占着坑儿。

蹲在茅房敲堂锣———臭美一铛铛。

E

儿媳妇怀孩子———装孙子。

耳挖勺炒芝麻———小鼓捣油。

二百喝酒———走您老。

二姑娘带钥匙———当家不主事。

二猴赶眼子———真憋火儿。

二郎爷缝衣裳———神聊(缭)。

二十里不换肩———抬杠的能手。

二小穿马褂———显着规矩。

F

反穿皮袄———装羊。

房顶子开门———六亲不认。

房梁上挂鸡子儿———玄(悬)蛋。

粪坑的砖头———又臭又硬。

G

擀面棍儿吹火———一窍不通。

宫北帽铺———德性(兴)。

公鸡站在笤帚上———硬充大尾巴鹰。

狗不理的包子———一屉顶一屉。

狗带嚼子———胡勒。

狗赶鸭子———呱呱叫。

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狗安犄角———洋(羊)式的。

狗掀帘子———全仗着嘴了。

狗咬刺猬———没法下嘴。

狗咬吕洞宾———不认识真人。

狗咬尿泡———空喜欢一场。

关老爷卖豆腐———人硬货不硬。

光叫唤不下蛋———废物鸡。

H

蛤蟆跳井———不懂(咚)。

海光寺的当家的———横(衡)宽。

海张五修炮台———小事一段。

旱香瓜———俩味的。

耗子尾巴长疮———没有多少脓水。

猴吃核桃———满砸。

猴打电话———说是说听是听。

猴进冰窖———满凉。

猴拿虱子———瞎掰。

猴排队———满不挨着。

猴骑自行车———玩轮子。

猴儿推磨———玩儿不转。

贺人杰的锤———短练。

胡萝卜当楔子———倒是像个角儿(橛儿)。

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黄鼠狼下耗子———一代不如一代。

J

鸡孵鸭子———白忙活。

鸡子儿打眼———赚(钻)蛋。

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蒋介石的兄弟———讲这(jiè)劲儿。

【天津味儿】《天津方言词典》面世,这些词儿,你都知道嘛意思吗?

天津话日常用语



天津方言正悄悄退出人们的生活,很多方言词汇甚至已鲜为人知。在首次面世的《天津方言词典》(以下简称《词典》)中,据统计,记录的濒临失传的天津方言词汇占三成。



这些都是天津人祖祖辈辈口口相传的方言土语,如今的年轻人多数已听不懂,更不使用正宗的老天津话词语。这也正是此次天津话记入书籍以及天津方言语音建档工程的意义所在。此外,《词典》中还收录了800个歇后语。



遗憾部分方言词汇已经消失在一次和人交谈中,《词典》编委会成员、津味儿作家郭文杰随口说了一句“这不是‘撑肥疯’了吗?”当时这个词随意性地“蹦”出来,他立即想到,这不就是一个天津话的老话老词吗?后经专家组考证,这是一个濒临失传的老派天津话,释义为因生活富有而言行狂妄。用现在人们常说的一句话讲,就是“吃饱了撑的”。这一濒临失传的词语,如今就算老天津人,它的含义也不一定能准确地说出来。



《词典》中的词汇还有多少在使用?该书主编谭汝为教授介绍,书中记录的濒临失传的词汇占三成。如“浑身打浑身”、“白吃猴儿”等,现在已很少用。



“这些方言很多是从过去生产、生活方式中衍生出来的,随着时代的发展,很多词汇已因语言环境的缺失,逐渐消失了。”尤其是年轻人可能听都没听说过。据专家分析,很多方言老词的消失,主要是因为没有了语言环境。比如天津人把蜻蜓叫作老褐,现在在城市中蜻蜓很少见了。老褐中有些还是稀有品种,有一种全身乌黑的,名叫“黑老婆”,这个词语在《词典》中也有收录,近20-30年基本没有再见着过,因此这些词汇很多人也就不知道了。



挖掘 歇后语含智慧天津人给人的感觉特能说,且日常生活中喜欢穿插俗语和歇后语,尤其是现挂抓彩、妙语如珠、意趣横生,即所谓的“贫”。大量具有天津特色的歇后语,随着社会的发展,渐渐淡出了人们的日常用语。



天津话里的调侃成分很多,不少天津的市井俚语大多在歇后语中有所体现。很多天津歇后语与本土的地域、民俗、语言特色密不可分,引用老典故、风俗,有的来源于民间传说甚至真人真事等,拥有丰富的历史人文、地理风物知识。比如梁嘴子过河——赵场(照常)办事、白牌电车——转去吧、三岔口分手——各奔东西等。“梁嘴子过河——赵场(照常)办事”这句俏皮话涉及两个老地名——梁家嘴与赵场。据谭汝为教授介绍,1918年南运河裁弯取直后,河道北移,梁家嘴的地理位置就从原来的北岸变成了南岸,变成了“西头梁家嘴”。而赵场仍处在南运河北岸,与小伙巷隔河相望,梁家嘴处在河对岸的西南部。由梁家嘴去赵家场办事,就得坐摆渡过河了。



相声对天津人幽默性格的发展,起到熏陶和催化作用。比如高英培名作《不正之风》,就使“二姨父——甩货”这个当代歇后语产生了。



词典中还收录了不少天津老民俗、老吃食、老生活习俗等词汇,如八大红、把地干儿、焐被、拔龙糖、白牌儿、白皮儿、梆黄、包耳朵、拌面菜、蹦蹦儿、冰核儿、两下锅、面尜尜等等。值得一提的是,煎饼馃子、麻花等词汇也被收录。而津门十景作为天津民俗文化词语在《词典》中也有体现。



这些词语和歇后语,您都知道吗?



八呲口喃(口口声声地,不由分说地)



恶俗(wù su 讨厌,厌恶)



败神儿(情绪消沉下来)



背月儿(买卖清淡的月份)



鞭竿子雨(倾盆大暴雨)



扁食(饺子)



不合爻象(不合规律)



不赖歹(不错,较好)



关钱(领工资)



等雷(无望等待,含戏谑)



蛤蟆吵坑(声音嘈杂喧闹)



祥德斋改祥记——缺了大德啦



外国鸡不叫外国鸡——狲鸟



三九天穿裤衩——抖起来了



老太太上电车——您了先别吹



机器人包饺子——不是人做(zòu)



坟头儿插烟卷儿——缺德带冒烟儿



切糕换粽子——一路货



窝头翻跟头——有多大眼现多大眼



卖布不用剪子——扯



一百斤面蒸个大寿桃——废物点心



大腿贴邮票——走人



狗熊穿大褂——人啦



放着饺子不包——玩剂儿(劲儿)



胶皮上便道——没辙了



一二三五六——没四(事)



关东烟——够呛



周瑜当当——穷都督(嘟嘟)



近视眼念天益斋——大概其(大盖齐)



卖烧饼不带干粮——吃货



阴天晒被卧——白搭



元宵不叫元宵——白丸(玩)儿



船不翻河里跳——自找倒霉



兔爷掉河里——不敢捞(劳)您大驾

编写天津方言词典 过20年更难听到纯正天津话了

天津话日常用语

近日《天津方言词典》面世,在学术界和读者中引起了很大反响。该词典60万字,收录天津方言词语5300多条、俗语与谚语1100余条、歇后语800多条、民俗文化词语200多条,总计条目7500多条,成为天津方言词汇大全。

日前,记者采访了《天津方言词典》主编、天津师范大学谭汝为教授。他说:“天津著名文史学者李世瑜先生在晚年曾谆谆叮嘱:‘在前人研究基础上编写一部《天津方言词典》。’为完成前辈学者的嘱托,我们组成了编委会,历时4年,先后增补修改5次,最后完成了这项艰巨的学术工作。”这部新出版的方言工具书,具有填补空白、集大成者、抢救遗产三重意义,为正在推进的天津方言语音建档工程提供了坚实的理论支撑和丰富的语料资源。

对于天津方言的研究和传承,属于抢救性保护

在现实中,天津方言似乎悄悄退出了人们的语言生活,很多方言词汇已鲜为人知。谭汝为说,随着城市建设的推进,传统的城市区片被打乱,加之居民受教育水平的提高以及普通话的推广普及,使得天津话逐渐向普通话靠拢。如今在天津中青年人的口中,几乎听不到正宗的天津话了。“在土著天津家庭里,孩子说普通话;父母在单位说普通话,回到家说天津话;而老一辈人仍然说天津话。在这种情势下,记载和保存原汁原味的天津话就显得意义非凡,因为再过20年,纯正的天津话恐怕就更难听到了。因而对于天津方言的研究和传承,属于抢救性保护,时间紧迫,意义重大。”谭汝为解释道。

另外,这部词典是对天津方言研究已有成果的集大成。词典对每一个方言词条都列出与普通话对照的语音,另外在词条释义和例句选择上也下了很大的工夫。词语收录广泛,一是吸收天津方言著述中提到的方言词语,二是从天津籍作家的作品中收集典型方言词语和例句,三是深入基层采风,甄别挑选出鲜活的方言词语。在编写过程中,每选出一个方言词语都要与《现代汉语词典》进行对照,对于《现代汉语词典》没有收录或标注为“方言”的词语,才可酌情收录,最终汇集成典。

谭汝为还说,在深入基层进行调查采风时,可以发现一些未曾听闻的词,譬如“浑身打浑身”,一个义项是:由于日夜忙碌,睡不脱衣;另一种释义是:除了身上穿的,一无所有,即身无长物之意。再如津味儿作家郭文杰随口说了一句“撑肥疯”,这是一个濒临失传的天津方言词语,释义为:因生活富有而言行狂妄,即“吃饱了撑的”之意。对这些濒临失传的词语加以研究并收入词典是一件很有意义的工作。

值得一提的是,《天津方言词典》编委会成员都是土生土长的天津人,既有教授专家,也有语文教师、报刊编辑、民俗学者、小说作家、机关干部等,他们世代居住在典型的天津方言区片内,对于方言口语的熟知程度和把握程度可谓得天独厚、了然于心。谭汝为介绍说:“在词典的编写过程中,大家坐在一起讨论,一遍遍地修改。从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一本接地气的词典,收词范围广,可信度也比较强。”他强调,任何一本词典都很难做到尽善尽美,《天津方言词典》出版后,同样需要一个不断完善、订正的过程,使之更科学规范。

“词典”收录俗语、谚语和歇后语,留住城市深厚人文底蕴

曾经,在网上流传一份“中国十大难懂方言”名单,排名第一的是温州话,广东话紧随其后,闽南话与苏州话并列第三,天津话排名第九。这份榜单一出炉,立刻引起了人们的热议。在很多人看来,天津和北京离得不远,天津话和普通话的差别不太大,那么,天津话究竟难懂在哪儿?对于外地人而言,大致听懂天津话并不算太费劲,但要想领会其中意味可能就不那么容易了。因为老天津人说话,喜欢穿插俗语和歇后语,妙语连珠、意趣横生,而这些带有“幽默”气息的俗语、歇后语与天津丰富的历史人文、地理风物知识密不可分,难怪让初来天津,不甚了解天津文化的人“摸不着头脑”了。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谭汝为用8个字概括天津话的特点:质朴、简捷、生动、幽默。其中最活跃的要素当数幽默。天津人“哏儿”,就表现在能说会侃、开朗幽默上。究其成因,他解释说:“首先,这是商埠社会业务交往的客观需要;其次,作为一个移民城市,天津人从近代以来就见多识广,九国租界、各派军阀、末代皇帝……都在这个城市留下他们的印记,社会多元文化魅力为语言提供了广博而鲜活的题材;再次,戏曲、相声等市民文艺的熏陶,对天津人幽默性格的发展起到催化作用。”

“当当吃海货——不算不会过”“祥德斋改祥记——缺了大德啦”“三岔口分手——各奔东西”……如今,这些带有天津诙谐幽默特色的歇后语,随着社会的发展,渐渐淡出了人们的日常用语。《天津方言词典》中除了收录天津方言词条,还收录诸多天津俗语、谚语和歇后语,不仅留住了几百年天津市民文化的结晶,也留住了这个美丽城市的深厚人文底蕴。